返回

我在诸天收徒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平生不识陈近南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近确实没资金给服务器续费了,需要挂一些广告来支撑。希望大家谅解。

京城,紫禁城,养心殿,夜色已深,顺治帝正在批阅奏折..

“皇上,”一个太监从外面进来,将一份奏折送到了顺治帝的案头:“言公公送来了密折!”

“言释?一出宫几个月没消息,朕还以为他跑了呢!”眉头一掀的顺治帝没好气道。

说着接过折子打开看了看的顺治帝,又不禁眉头皱起:“这个言释,朕让他去搜罗江湖中各门各派的拳法武功精要,他竟然管起江南士林中的事来了。”

但紧接着,顺治帝又仔细看了看言释的折子,只见上面写着:“..侠以武犯禁,文以笔蒙诛。皇上欲得江山之永固,可舍文武而不用乎?”

看罢凝眉沉吟片刻的顺治帝,才对一旁侍立的太监吩咐道:“明日,传鳌拜进宫来见朕。”

...

在言释的干预下,顺治帝亲自过问,明史案虽然爆发,但所幸最终牵连并不算众。

可首当其冲的庄家,还是满门都遭了秧,男子全部被杀死,女眷发配宁古塔的途中却被人救下..

而这些事情,已经不是言释所能够干预左右的了。他能做的,也很有限,之所以救下那女婴,也只是觉得孩子无辜可怜。若他不出手,女婴多半会死在路上。

至于庄家其他人,还有那些受牵连的人,或许很冤枉,可就算言释不顾一切去救他们,天下之大,又有何处是他们的容身之地呢?言释没想过要做什么英雄大侠,同样也不想做救世主。

当晚,带着女婴在吕留良府上留宿的言释,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而那女婴则是被其交托于吕留良抚养。

毕竟言释一个人在江湖中闯荡流浪,带着一个女婴也很是不便。

可他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却是让吕留良多了一个女儿。此女大名言文,这名字还是言释给取的。因为吕留良已有三子,所以这女婴便成了他的小女儿,小名四娘。

当晚还有江南名士顾炎武和黄宗羲来到吕留良府上,向其讲述了明史一案的缘由与经过。三人纵论世事,不免心中激愤难平。

次日,吕留良带同家眷,和顾、黄二人结伴前去扬州,欲要结识有志于反清复明的同道中人..

却不料,途中自黄宗羲口中听到了广东水陆提督吴六齐乃是天地会之人,欲要造反的消息,不小心被朝廷的鹰爪给听去了。

这等隐秘之事被听到,可是大大的不妙,就连吕留良三人也免不了要被牵连,成了这造反的同党之人。

吕留良他们已是存了死志,欲要来个死无对证,好在关键时刻有人现身救了他们..

这个人是谁呢?并不是言释,他虽说对满清同样没多大好感,可也没心思去对付那些朝廷的鹰爪子。

出手救吕留良他们的,正是‘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好功夫!”就在陈近南杀死最后一个欲要逃走的鹰爪子时,清朗的声音突兀响起,言释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运河边上,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船头约莫三十来岁的书生。

目光一闪的陈近南,回头看了眼船舱,略微犹豫便是跃身施展轻功来到了河岸边,对言释略微拱手问道:“这位少侠,不知如何称呼?”

“陈总舵主,在问人之前,不该先自报一下家门吗?难道大名鼎鼎的天地会总舵主竟是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言释淡笑反问道。

陈近南脸色微变,而后正容连道:“少侠既然知道陈某,想必也不是无名之辈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