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诸天收徒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小宝不想学武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近确实没资金给服务器续费了,需要挂一些广告来支撑。希望大家谅解。

扬州自古便是繁华胜地,唐时杜牧曾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自隋炀帝开凿运河,南北连通,扬州地居运河之中,为苏浙漕运必经之地,也是朝廷命脉之所在。

明清之际,扬州又为盐商大贾聚居之地,殷富甲于天下。

位于扬州瘦西湖畔的鸣玉坊乃青楼名妓汇聚之所,阳春三月,华灯初上,鸣玉坊各家院子中传出了一片丝竹和欢笑之声,中间又夹着猜枚行令、唱曲闹酒声,笙歌处处,一片升平景象。

丽春院,在这青楼遍布的鸣玉坊算不上出名,可也是曾出过几位艳名不小的姑娘,并非寻常的卖笑之所。

在丽春院后院有一个独立小院,树荫之下,一锦衣青年正惬意的闭目躺在躺椅上,旁边茶几上还放着茶水以及干果点心。

一旁空地上,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男孩正在练着猴拳,配上猴拳的动作看起来猴精猴精的..

哎呦..男孩突然痛呼一声,伸手捂着屁股跳了起来,却是因为练拳时偷懒不用心,被闭目躺在躺椅上的锦衣青年随手扔出的果核给打中了屁股。

“小宝,你练功如此不用心,就算是练上十年,也练不出一身好功夫,”轻摇头站起身来的锦衣青年,俊朗如玉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正是言释。

韦小宝一听却是大眼睛一亮的连问道:“那师父,我是不是就不用练了啊?”

“哼!”冷哼一声的言释,并未直接回答,而是转身走到了院内那颗枝繁叶茂的古树旁,看似随意般一掌拍在了树干之上。

古树完好无损,可韦小宝却是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树干上一片巴掌大的厚实树皮震裂开,化作碎片散落一地,不由惊得小嘴微张瞪大了眼睛,而后便是激动上前拉着言释的手连道:“师父,师父,我要学这一招!”

“想要学这一招,倒也不是太难,只要以阴柔的内力,配合特殊的掌法与力量迸发技巧,就能够学会,”言释不置可否的淡然随意道:“当初,我一开始练功时,由于进境实在太慢,于是我师父发了狠,给我净了身,传了我一门厉害的神功绝学,我才能如此年轻便有一身好功夫。”

“净身?师父,什么是净身?是洗澡吗?”韦小宝挠头蹙着小眉头,才七八岁大的他显得很是可爱。

言释则是嘴角轻翘一笑道:“不是!小宝,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太监吧?净了身,就和太监一样了。”

“太..太监?”韦小宝听得一瞪眼,旋即便是松开了言释的手,慌忙后退摆手道:师父,我不要净身,我不要做太监。”

看他这幅反应,嘴角微抽的言释则是故作为难道:“可是,你练功这么不用心,拳法总练不好..”

“师父,我发誓我会好好练拳的,我一定听话好好跟您练拳,”不待言释说完,韦小宝便是连忙保证般道。

言释故作不满道:“师父这儿有绝世武学神功,你也不想要学吗?学了之后,可是能无敌于天下的哦。”

“不不,师父,小宝资质愚钝,您教我的猴拳我还没练好呢,就不学您说的神功了,”韦小宝连连摆手。

“嗯,那好吧!你先练猴拳,实在练不好,为师也只好给你净身了,”言释勉强点头道。

见韦小宝闻言立马乖乖去练猴拳了,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言释,心中却是暗笑了起来:“臭小子,我还不信教不了你了。”

天色渐晚了,韦小宝还在练着拳。

言释在一旁看着,他不敢不用心。

练得多了,也是慢慢练得似模似样起来。

突然,脚步声中,一娇俏高挑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笑道:“哟,今儿个小宝这么用功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