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妃日日想和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井水不犯河水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近确实没资金给服务器续费了,需要挂一些广告来支撑。希望大家谅解。

叶非晚顺着封卿手指处环视一周。

很平常的內寝,平常到她前世一人在此处生活了两年。

“王爷在宫内可还玩的开心?”忽视了他的问题,她径自反问。先错的人,不是她。

封卿被她的话一堵,眼底一虚却很快镇定:“不过是贵妃娘娘棋艺不精,邀我入宫指点则个罢了!”

“噗……”叶非晚终没忍住笑出声来,这和前世一样的借口,她真不知道前世她是怎么说服自己相信的。

“你笑什么?”封卿脸色僵青。

“洞房花烛夜,邀你入宫商讨棋技?”叶非晚抬头,眼底似笑非笑,“王爷,我在你心中究竟有多蠢?还是说,你觉得我一定会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叶非晚!”封卿恼羞成怒,昨夜,确实只在曲烟宫中下了一整夜棋罢了。

“王爷,我始终没忘,你我二人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叶非晚垂眸,望着眼前的红色被褥,肩头还在痛着,她却不想在他面前显露半分脆弱了,“这大喜的日子,面子我维持住,可里子,我维持不住了。”

封卿神色越发难看,他当然知道他们成亲只是交易,可是这话一而再再而三从她口中说出,却只让他心底恼怒罢了:“所以,你命人将喜字全撤了,将我的衣裳搬到前庭?”

“难道王爷想和我共居一室?还是想同我圆房,夜夜良宵?”叶非晚笑开,“怎么?你可是喜欢上我了?”

“放肆!”封卿双眸一凛,却又察觉到自己反应过激,冷哼一声,扭过头去,“本王岂会同你这般!”

“那便是了!”叶非晚眯了眯眼睛,他回绝的太过理所应当,本以为无反应的,心底却还是有几分阴翳,“今后,你我二人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你以为你这是万全之策?”封卿冷笑,“且不说皇宫那边,单是你父亲那边若是知晓你这般,怕是都认为我这靖元王府欺负你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叶非晚垂眸,亏她方才还以为,封卿这般气势汹汹来质问她,是因着对她有那么几分情谊,如今被他这般一说,才幡然醒悟,终究只是为了在皇上和爹爹那边好交差罢了。

“你放心,”她启唇,“对外只称我如今身上有伤,不宜圆房,至于王爷你,以往玩世不恭的紧,如今有了家室想要心思沉稳下来,今后多读些诗书,以担起肩头担子,养家报国。”这些缘由,她早就想好了。

封卿眉心紧皱,听着女人这顺畅的借口,就知道她定然在心底想好了由头,不圆房、甚至得到了叶家支持,本是好事一桩的!

可如今这好事,竟扰的他心神难宁!

“话既然是你说的,那么今后,你便不要后悔!”封卿冷言,扭头转身便欲离开。

“封卿!”背后,女人有些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

封卿脚步微顿,面上却一松,他就知道,这个追的他满城风雨的女人,岂会真的甘心只当一个空头王妃?

“以后,若无其他要事,你也不要往后院来了。”叶非晚抿唇低道,二人每次见面都如今日这般针锋相对,她会心累。

封卿背影彻底僵硬,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会……说出这番话!

“如你所愿!”牙缝中挤出这几字,他已快步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